Why it is Norman that writes The Design of Everyday Things

Posted on 03/09/2011

0


昨日38,中国的妇女节,美国和韩国好像都没有对应的节日

看了2011 Internatinal Home+Housewares Show,少许收获,改日再道。

一前一后接连掉了2张CTA卡,其中或许能说明一点问题。

首先,上午我去打印展览门票,慌忙中把口袋中的CTA卡遗失。除了自己大意之外,卡本身也有些问题。太轻太薄,不宜保管。记得出门时把手揣在兜里还有的。这个失误half by half

看完展览出来,蔡老师刷卡上车。由于他刚到一周,对公交刷卡器不熟悉,慌乱中把卡塞进了纸币投币口,结果又贡献了一张卡。在这个失误中,设计应承担了大部分责任。CTA有3个口,一个纸币一个硬币一个刷卡,外观上差别不大,尤其色彩没有区分开来。我刚到时也常常把投币口和插卡口弄混。

由此展开,住所和办公室的电梯间,楼层数字横向排列,数字旁边才是按钮,和国内的常规习惯有较大差异。

浴室、厨房的水龙头,没有指示哪是冷水哪是热水,也没有指示顺时针开还是逆时针开,有时甚至冷热水的开关方向都相反。我常常在洗浴时误操作,或者冷得够呛,或者烫了一下。

等等这些,在美国生活中习见。所以,我这才明白为什么是Norman、为什么是在美国,出现了《Design of Everyday Things》这本书。一方面是由于Norman认知心理学的背景,一方面是因为美国日常用品的设计实在糟糕。

反过来,为什么其他设计师、其他认知心理学专家和其他人都没有如此深刻的感触和强烈的反应呢?

因为,习惯了。习惯成自然。那么,是我们去习惯现况呢?还是让未来习惯我们?

Advertisements
Posted in: 胡言乱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