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转]《剑雨》中的缘与禅

Posted on 04/17/2011

0


文自网络,我整理了一下。

一、石桥禅

阿难对佛祖说 :我喜欢上了一女子。
佛祖问阿难:你有多喜欢这女子?
阿难说:我愿化身石桥,受那五百年风吹,五百年日晒,五百年雨淋,只求她从桥上经过。
会有多喜欢?
可是一见钟情便倾心一世?
可是不问回报而付出等待?
阿难,某日等那女子从桥上经过,那也便只是经过了,此刻你已化身成了石桥,注定只与风雨厮守。
这一切你都明白,仍旧只为那场遇见而甘受造化之苦。
阿难,你究竟有多喜欢那从桥上经过的女子,令你舍身弃道,甘受情劫之苦?
胡说 ;查不到出处,应该不是古人所为;但能写出这样的故事,也必是高人。

二、禅机
所谓“禅机”,是佛教禅宗谈禅说法时,用含有机要秘诀的言辞、动作或事物来暗示教义,使人得以触机领悟。禅机讲究最佳点化时刻,如若说早了对方智慧不到,难以领悟;如若说晚了,事已有果难求圆满。

胡说:点化——顿悟之时机。

三、棒喝交驰
“棒喝”,禅宗对待初等弟子的一种手段之一。因为禅宗认为佛法不可思议,开口即错,用心即乖。所以,不少禅师在接待初学者,常一言不发地当头一棒,或大喝一声,或“棒喝交驰”提出问题让其回答,借以考验其悟境,打破初学者的执迷,棒喝因之成为佛门特有的施教方式,主要是让对方来不及思考太多,不假思索,因为禅宗讲究不立文字,言语道断,只要稍微一绕文字语言就偏差了,一思考就不对了。在我们还来不及思考,来不及表达,当下的那一刻,就是佛法的本来面目。

“去,死者乃为生者开眼,过去心不可得,现在心不可得,未来心不可得,未来已成现在,现在已成过去,随心去吧,看能得否?”这段话里包含了佛教的无常、随缘自在等内容。

随那一声“去”喝之声,本能地问了自己心中的答案。那去,原本是“随心而去”的意思。被别人打醒,是为“棒喝”,自己把自己“打”醒,可谓“顿悟”。无论何种方式,随心而去,为大乘。

胡说:直问本心,看来我还有点慧根。

Advertisements
Posted in: 胡枝扯叶